咸鱼味数学名词

漫威DC双粉
杂食
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写出什么
小学一年级文笔
欢迎来日lof
更新随缘
真的随缘
唯一能保证的只有不坑

生贺

*终于赶在生日尾巴的生贺
*永远爱本尼尼!本尼尼三岁生日快乐!
*本尼尼三岁生日快乐!
*本尼尼三岁生日快乐!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】
*写的很渣orz
*开头的歌是《Dark Paradise》推荐大家去听一听

 
“All my friends tell me
I should move on
I/m Lying in the ocean
Singing your song
Ahhh that/s how you Sing it
Loving you forever
can't be wrong
Even though yow/re not hene
won' t move on
Ahhh that's how we played it
And theres no remedy……”

  一辆汽车行驶在杂草丛生的田间小路,这里前两天刚下过雨,显然车主人并不在意被甩到车上的点点泥印。

  还有一段距离,车子被停了下来。沿着曲折的小路,随意的拨开路旁几根树枝,他缓缓走向这次的目的地。

  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四岁的孩童,这是他在路上遇到的,本打算叫人把他送到警察局看看有没有人认领,结果这小孩却执拗的一直跟着他,抓着他的衣服不肯松手,也不肯说什么。现在下了车,小孩又要跟着,想着把小孩子一个人扔车里也不好,便随他去了,只是要求他不许乱动,也不要乱跑。

 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不大的湖泊,四周环境优美,阳光照射下来仿佛为地面铺上一层金纱:这里很适合他,他们曾约定隐居后在此造一栋房子,余生便在此地度过。

  唯一一处不和谐的便是湖畔的一处纯黑色墓碑。

  五年过去了,人们的生活恢复正轨,没有人再提起那场大战,仿佛它不曾存在。而他此次则是为了给那场大战唯一的牺牲者祭奠。

  直到他牺牲,人们才知道他的存在,报纸上到处宣扬着他的功绩,人们为他哀悼,历史将他记录,就连那些曾经与他合作不甚愉快的同僚们也开始向众人说起他的好。

  有什么用呢,他又听不到。

  从包中翻找出一块湿巾,将这些天碑上积攒的灰尘细细擦掉,包括碑下的底座也被擦的一尘不染,或许是知道这碑的主人有洁癖吧,擦完后又用纸巾轻轻抹了一遍。

  “最近我过的还可以,帕克工业运行的很好,我也终于抽出空了”他靠着碑坐了下来,手指轻抚过那些代表着碑主人名字的字母,低声倾诉着自己的近况,这已成为他的习惯。

  小孩坐在一旁的石头上,摘下一些花草在那自己捣鼓着,不哭也不闹。

  “今天是你的生日呢,我也要开心一些才行。呐,博士,这是我带的小蛋糕”礼盒打开,露出里面精巧但因为一路晃动而出现了破损痕迹的蛋糕,彼得挠挠头,“我真的有尽力保护它了,不过我相信博士你不会在意的对吧”

  后背被戳了一下,疑惑的转身却看到小孩递给他一个由花草编织的手环,仔细闻还有一股清香。

  彼得聊了很久,当然是他单方面的倾诉,偶尔也会停下来,就那么静静的坐着,出神的想着什么。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西斜了。

  “呃……时间不早了,博士我先回去了,过几天再来看你”整理好心情,将东西收拾好,看向一旁已经把蛋糕吃完的小家伙--彼得将蛋糕给了他。

  “你说你没有名字?”小孩点点头。

  “那…要不你就叫史蒂芬吧,史蒂芬.帕克……听起来怪怪的?算了不管了,怎么样小家伙?”小孩又点了点头。

  “好吧,那就这么定了,回来给你上户口,这个好像挺麻烦的来着…算了回去问问梅吧,我们先回家”彼得又望了一眼身后,挥了挥手,才心满意足的拉起小孩,哦现在叫史蒂芬的手,向自己的车走去

评论(4)

热度(18)